科研星球

WHO首份《世界视觉报告》硬核护眼指南

“每个人,只要寿命足够长,在一生当中至少会患上一种需要适当治疗的眼疾。”——WHO《世界视觉报告》


据世界卫生组织(WHO)于2020年发布的《世界视觉报告》显示,在全球范围内,至少有22亿人近视力或远视力受损,其中至少有10亿人的视力损害本可预防或有待解决。

这10亿人包括未经矫正的屈光不正(8840万)、白内障(9400万)、青光眼(770万)、角膜混浊(420万)、糖尿病视网膜病变(390万)和沙眼(200万)以及未解决的老花眼问题引起的近视力损害(8.26亿)。

0.png
*数据来自WHO《世界视觉报告》

《世界视觉报告》是WHO发表的首份全球视力健康报告,提倡将眼保健纳入全民健康保障体系,鼓励和推广高质量的眼科研究,监控眼疾趋势和评估项目进展,提升公众对眼疾的认知。

在该报告中,WHO就全球常见眼疾的改善、预防、治疗应对策略给出了针对性建议,包括屈光不正、结膜炎、干眼症、白内障、青光眼、老年性黄斑变性、糖尿病视网膜病变、沙眼、睑缘炎等。本文整理了这9种眼疾的常见病因、预防和治疗策略,一网打尽“护眼锦囊”,建议收藏这份“大礼包”!

1. 屈光不正

屈光不正是指眼调节静止时,平行光经眼屈光系统后不能在视网膜黄斑中心凹聚焦,无法产生清晰成像的症状,包括近视、远视、老花眼和散光。

近视是最常见的屈光不正,影响着我国近30%的人口,初高中生和大学生的近视率已超过70%。长期不正确的阅读习惯(包括阅读姿势、夜间灯光使用等)、高强度近距离工作、缺少户外活动、遗传因素等均可引起或加重屈光不正。

合理的作息和用眼习惯、适当保持户外活动、及时补充维生素A等营养元素,可有效预防屈光不正的发生或进展。

0 (1).jpg

2. 结膜炎

引起结膜炎有多种病因,感染性结膜炎由病毒、细菌、衣原体等感染所致,具有传染性,而过敏性结膜炎及外界刺激所致的结膜炎不具传染性。

病毒性结膜炎较为常见,夏季高发;而过敏性结膜炎多发于每年4~10月花粉飘散的季节。此外,超期佩戴隐形眼镜、不注意隐形眼镜卫生,是引起细菌性结膜炎的主要风险因素。

因此,预防结膜炎要注意眼部卫生、避免接触过敏原等。同时,花粉季节和粉尘天气减少户外活动、佩戴合适的防护镜等也可有效避免结膜炎的发生。

0.jpg

3. 干眼症

干眼症又称角结膜干燥症,是一种常见的眼部疾病,由泪液分泌不足或蒸发过多引起,我国发病率为21%~30%。

干眼症症状包括疲劳、干涩感和异物感、灼烧感、眼红眼痛等,长期处于干燥及吸烟环境、长时间驾车或使用电子设备、长期缺乏维生素A等均可导致干眼症。

在日常生活中注意饮食健康和用眼卫生,控制电子设备使用时长,摄入充足水分和维生素A等可预防、缓解干眼症状。

0 (5).jpg

4. 白内障

白内障是晶状体混浊导致的视觉障碍性疾病,是全球致盲的首位诱因,吸烟、酗酒、老龄化、外伤等因素均可导致白内障。

当您出现视物浑浊、模糊,总是感到眼前的事物有朦胧感、像起雾一般时,千万不要掉以轻心,这是白内障的明显症状!

目前,白内障的治疗以手术为主,药物治疗一般仅适用于少部分症状轻微、尚未达手术标准的患者。

0 (4).jpg

5. 青光眼

青光眼是全球不可逆致盲眼疾之首,同时也是仅次于白内障的第二大失明病因。青光眼致盲的原因为视神经损伤,而眼内压升高与视神经损伤密切相关。

原发性闭角型青光眼在我国较为常见,通常早期无症状,急性临床症状包括眼胀、头痛、恶心、虹视等。若出现上述征兆,请及时到医院就诊。青光眼的治疗原则为降低眼内压,包括滴眼药水、口服药物、激光治疗及手术治疗等。

0 (3).jpg

6. 老年性黄斑变性

老年性黄斑变性常见于50岁以上人群,且患病率随年龄的增长逐渐升高,据Mayo Clinic、AAO及NICE等的研究报道统计,英美地区75岁以上人群老年性黄斑变性的患病率高达40%以上。

目前,老年性黄斑变性的确切病因尚不明确,50岁以上人群、肥胖、抽烟、患有心血管疾病、具有家族病史等人群的患病风险较高。

0 (7).jpg

7. 糖尿病视网膜病变

糖尿病视网膜病变是常见的糖尿病慢性并发症,根据《我国糖尿病视网膜病变临床诊疗指南(2014年)》和《糖尿病视网膜病变防治专家共识》的调查,我国糖尿病人群中视网膜病变患病率为23%,呈现农村高于城市,北方高于南方及东部的特征。

糖尿病视网膜病变的高危因素包括高血脂、高血糖、吸烟酗酒、妊娠等,早期通常无明显症状,随着病情发展出现“飞蚊症”、视野模糊、视野有阴影或空白等症状。为降低患病风险,糖尿病患者应定期进行眼部检查,同时控制高风险因素。

0 (2).jpg

8. 沙眼

沙眼是沙眼衣原体感染所致的慢性传染性眼疾,不良的卫生条件和居住环境、营养不良等是造成感染与传播的重要因素。

若出现眼红、眼疼、流泪和脓性分泌物、睑结膜可见乳头滤泡等症状,表明眼部已感染沙眼衣原体,应及时就医,采用局部或全身抗生素治疗,如四环素、红霉素、磺胺类眼药等。

作为慢性传染病,沙眼患者需及时诊治、定期监测、同时保持良好的生活习惯,预防交叉感染。

0 (8).jpg

9. 睑缘炎

睑缘炎是一种睑缘组织的慢性炎症病变,一般难以治愈,通常不具备传染性,可发生于各个年龄阶段,常见病因包括金黄色葡萄球菌感染、鳞屑样病变、睑板腺功能障碍等。此外,屈光不正、视疲劳、营养不良及不良眼部卫生习惯也是造成睑缘炎的诱发因素。

当您发现眼睑缘出现充血潮红,睫毛或眼睑附有上皮片状鳞屑,或是有小脓包、溃疡等症状,那么极有可能就是患上了睑缘炎,应及时就医接受治疗。

0 (6).jpg

《世界视觉报告》指出,早发性视力严重受损的幼儿可能会遇到运动、语言、情感、社会和认知发育延迟问题,并产生终生后果;视力受损的成年人通常劳动力参与率、生产率较低,而抑郁和焦虑率较高;老年人视力损害可导致社会孤立、行走困难、更高的跌倒和骨折风险。

报告还指出,视力损害对全球带来了巨大的财政负担,仅未矫正近视及老花眼导致的视力损害每年造成的全球生产力损失估值就分别高达2440亿美元和254亿美元。特别值得注意的是,东亚、南亚和东南亚区域未矫正的近视造成的经济负担是其他区域的两倍多,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的1% 以上。

在未来,我们希望个人眼健康问题能得到更多的重视与关注,增强爱眼护眼意识,了解保护眼睛康的科学方法,携手拥抱一个清晰而多彩的世界。

来源:临床前线
作者:黄熙凯

参考文献

[1] 世界卫生组织. 世界视觉报告[M]. 2020.

[2] Riaz Y, Mehta JS, Wormald R, Evans JR, Foster A, Ravilla T, et al. Surgical interventions for age-related cataract[J]. Cochrane Database Syst Rev, 2006(4):Cd001323.

[3] AAO. Age-related macular degeneration:preferred practice pattern[M]. American Academy of Ophthalmology, 2015.

[4] Yorston D. Anti-VEGF drugs in the prevention of blindness[J]. Community Eye Health Journal, 2014, 27(87):44–6.

[5] Jonas JB, Aung T, Bourne RR, Bron AM, Ritch R, Panda-Jonas S. Glaucoma.[J] Lancet, 2017, 390(10108):2183–93.

[6] Arun CS, Al-Bermani A, Stannard K, Taylor R. Long-term impact of retinal screening on significant diabetes-related visual impairment in the working age population[J]. Diabet Med, 2009, 26(5):489–92.

[7] Ervin AM, Law A, Pucker AD. Punctal occlusion for dry eye syndrome[J]. Cochrane Database Syst Rev, 2017, 6:Cd006775.

[8] Amescua G, Akpek E, Farid M, Garcia-Ferrer F, Lin A, Rhee K, et al. Blepharitis PPP–2018[M]. American Academy of Ophthalmology, 2018.

[9] He M, Xiang F, Zeng Y, Mai J, Chen Q, Zhang J, et al. Effect of time spent outdoors at school on the development of myopia among children in China: a randomized clinical trial[J]. JAMA, 2015, 314(11):1142–8.

[10] Evans JR, Morjaria P, Powell C. Vision screening for correctable visual acuity deficits in school-age children and adolescents[J]. Cochrane Database Syst Rev, 2018, 2:Cd005023.

[11] Taylor HR, Burton MJ, Haddad D, West S, Wright H. Trachoma[J]. Lancet, 2014, 384(9960):2142–52.



QQ客服
电子邮箱
淘宝官店
没有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