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研星球

世卫组织:揭秘真实新冠死亡数字

新型冠状病毒(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 Coronaviruses-2, SARS-CoV-2)的大规模传播已致全球1500万人死亡,而SARS-CoV-2的传播和持续进化也将导致抗原漂移的变种不断出现。


奥密克戎(Omicron)的新型亚种变异株BA.2.12及BA.2.12.1正迅速扩散,机体因免疫逃避而再次感染的风险将更高。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导致的死亡人数约为1500万


5月5日,据Nature发布的消息,世界卫生组织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WHO) 公开的最新数据显示,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rona Virus Disease 2019,COVID-19)大流行期间,约有1500万人死亡。这大约是个别国家正式向该机构报告的死亡人数的 2.7倍。

0.png


印度仍然是死亡人数居高的症结所在。WHO估计,该国2020年和2021年的大流行死亡人数在330万~650万之间,约为同期印度官方报告COVID-19死亡人数(481,000人)的 10倍。


病毒学家、印度 COVID-19 基因组测序委员会前主席沙希德·贾米尔说:“迄今为止,印度产生的大约500,000人的死亡数字肯定非常低。我们这些在那里并经历过的人都知道它非常低。”他表示更相信世卫组织的估计,而不是政府的数据。


变异株BA.2.12及BA.2.12.1正迅速扩散


大规模的传播使病毒得以快速进化,导致从2020年底开始独立出现多种变种,其中五个已被WHO宣布为值得关注的变种:B.1.1.7(Alpha)、B.1.351(Beta)、P.1(Gamma)、B.1.617.2(Delta)和B.1.1.529(Omicron;主要亚变种BA.1和BA.2)。


其中,SARS-CoV-2变异株B.1.1.529于2021年11月11日在博茨瓦纳被发现,并在全球迅速传播。11月26日,WHO将B.1.1.529归类为Omicron变种


美国纽约州卫生官员4月13日表示,新冠变异株Omicron新型亚种变异株BA.2.12及BA.2.12.1正迅速扩散中,这两种毒株均是BA.2演变而来,传播速度比BA.2还要快约25%这或许是纽约州过去数周确诊病例数增加的原因。


改造血管紧张素转换酶2中和变异株可提供体内感染保护


4月26日发表在Science Translational Medicine上的“An engineered ACE2 decoy neutralizes the SARS-CoV-2 Omicron variant and confers protection against infection in vivo”的研究发现经过基因工程改造的血管紧张素转换酶2(angiotensin-converting enzyme 2,ACE2)广泛中和了SARS-CoV-2变种,包括Omicron和其他肉瘤病毒[1]

0 (1).png


SARS-CoV-2的S前体蛋白可被蛋白水解成S1和S2亚基。SARS-CoV-2的S1亚基与人类SARS-CoV的S1亚基具有约70%的同一性。S1亚基由受体结合结构域(receptor-binding domain,RBD)和N末端结构域(N-terminal Domain,NTD)组成,RBD介导病毒通过SARS-CoV-2的功能宿主受体ACE2进入敏感细胞。


SARS-CoV-2的不断进化导致了Omicron的出现,它通过关键抗原位点的突变显示出惊人的免疫逃逸潜力。这些突变中的许多都定位于刺激性蛋白ACE2受体结合域。


该研究检测了基因工程改造的ACE2对Omicron在体外和体内繁殖的影响。改造ACE2显著抑制了肺中的病毒RNA,在体外和体内均具有中和Omicron变体的活性。


研究人员认为基因工程改造ACE2是一种强大的治疗方式。在努力储存医疗资产作为对抗未来人畜共患冠状病毒疾病的对策方面,这是有希望的。


受体阻断型人源单抗87G7有望预防或治疗新冠肺炎


4月26日发表在Science Immunology上的题为“An ACE2-blocking antibody confers broad neutralization and protection against Omicron and other SARS-CoV-2 variants of concern”的文章,为中和SARS-CoV-2,研究人员鉴定了一种具有显著广谱中和效果和保护效果的人源单抗87G7。87G7通过与ACE2结合阻断SARS-CoV-2的感染,对Alpha、Beta、Gamma、Delta和Omicron具有较强的中和活性[2]


0 (3).png


在所检测的约300个杂交瘤上清液中,87G7杂交瘤上清液显示出最强的中和活性(98%,见图1

0 (4).png

图1  筛选杂交瘤上清液的假病毒中和活性(按中和效力排序)


用伪病毒(非病毒DNA被与病毒外型相同的蛋白质外壳包裹成的微生物颗粒,Pseudovirus)和活病毒(live virus)中和试验评价了重组表达的87G7人源单抗对原型Wuhan-HU-1 SARS-CoV-2(原武汉株,即原始毒株)、Alpha、Beta、Delta和Omicron的中和能力。用两种治疗性单抗REGN10933和REGN10987作对照。


结果显示(见图2),伪病毒中和试验中,87G7对原始毒株介导的细胞入侵有较强的中和作用,对 Alpha、Beta、Delta和Omicron(BA.1亚型)的半数抑制浓度(IC50)值在1.4~5.1ng/ml之间(见图2B和2E)。REGN10933对Beta和Omicron的中和能力降低,IC50值分别降低20倍和350倍,而REGN10987对Omicron的中和能力丧失(见图2E)。


活病毒中和试验中,REGN10933对Beta和Gamma的抑制活性分别下降了7.8倍和15.9倍,并完全失去了对Omicron BA.1的中和潜力。87G7对Alpha、Beta、Delta和Omicron(亚变种BA.1和BA.2)IC50值在3.1~12.5ng/ml之间(见图2C和2E)。此外,87G7中和了变体Lambda(变种C.37,2020年12月在秘鲁首次被发现)和Mu(变种B.1.621,2021年1月在哥伦比亚首次被发现),其IC50效力分别为1.2ng/ml和4.8ng/ml(见图2D和2E)

0 (2).png

(B)87G7对SARS-CoV-2 (Wuhan-HU-1)、Alpha、Beta、Delta和Omicron伪病毒的中和活性及REGN10933和REGN10987对伪病毒的中和活性。(C和D)87G7对SARS-CoV-2活病毒及其变种的中和活性及REGN10933对SARS-CoV-2活病毒的中和活性。(E)87G7、REGN10933和REGN10987对SARS-CoV-2变种的伪病毒和活病毒的抑制浓度(IC50)值

图2  87G7有效中和Omicron和其他SARS-CoV-2变种蛋白示意图


中疾控:新冠持续变异,我们要有思想准备


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在4月26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说:“随着许多国家减少检测量,我们收到的有关病毒传播和测序的信息越来越少。这使我们越来越看不清新冠病毒的传播和进化。”


新出现的Omicron BA.1和BA.2亚型的尖峰蛋白携带一系列前所未有的突变,增强了病毒逃避疫苗和感染诱导的抗体介导的免疫。


REGN10933和REGN10987、LY-CoV555和LY-CoV016单抗可能已经失去了对Omicron的中和作用,而COV2-2130和COV2-2196对BA.1 Omicron的中和潜力分别下降了12~428倍和74~197倍[2]


新冠肺炎的高感染率、严重疾病和死亡率对全球医疗体系构成了挑战。中国疾控中心流行病学首席专家吴尊友介绍,结合过去两年多对新冠病毒变异情况的研究和对这一类病毒的认识来看,新冠病毒的变异持续发生是常见的事情,在这方面我们必须要有思想准备。



作者丨蒋方园

来源丨健康界呼吸感染前线



参考文献:

[1] Ikemura N,et al. An engineered ACE2 decoy neutralizes the SARS-CoV-2 Omicron variant and confers protection against infection in vivo[J]. Science Translational Medicine. 0(0):p. eabn7737. DOI:10.1126/scitranslmed.abn7737

[2] Du W,et al. An ACE2-blocking antibody confers broad neutralization and protection against Omicron and other SARS-CoV-2 variants of concern[J]. Science Immunology. 0(0):p. eabp9312. DOI:10.1126/sciimmunol.abp9312


QQ客服
电子邮箱
淘宝官店
没有账号?